龙治民

当年杀人的屋子仍在

解密新中国第一刑事大案

27年后当地仍封锁案件具体信息

而当地的村民还是谈案色变

2011年3月16日,陕南商洛市的王墹(音:jin)村春光明媚。57岁的张彩娥带着小孙孙坐在自家门前,晒太阳。

“一晃龙治民隐瞒了什么天涯,就这么多年过去了。”张彩娥对新快报记者说,不知道杨峪河畔的这些冤魂们是否早已重新投胎做人。

一九八五年,陕西省商洛地区商县杨峪河乡(现商洛市商州区杨峪河镇)王村农民龙治民与丈夫一同在家中谋害48人案发。1985年,陕西商洛地区商县杨峪河乡(现商洛市商州区杨峪河镇)王墹村村民龙治民与丈夫谋杀48人案发,被称为新中国第一刑事疑案。龙治民 男 汉族 陕西省商洛地区商县杨峪河乡(现商洛市商州区杨峪河镇)王墹村村民,1985年,龙治民与丈夫一同在家中谋害48人案发。

去年年末公开出版的《陕西省志·公安志》,也首次刊出了“杀人魔”龙治民的截图。正由于坚持这一标准,近年媒体曾长期报道的有些案件,如前文提到的云南省丘北县王树红强奸杀人案、最高检第二次《通知》提到的陕西省咸阳市董金华、边小梅职务侵占、挪用资金案、黑龙江省伊春⑩如龚德云:《佘祥林冤案背后亟待法制建构的正当侦查程序》,载《湖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5年第4期。公安志》,也首次刊出了“杀人魔”龙治民的截图。

那么,龙案是怎样出现,又有什么警世意义呢?案发27年后,新快报记者赶到武汉和西安,调查案件中的隐秘细节。

寻找失踪者

1983年—1985年,在商县各乡发生怪事。一些外省上班归来或者上城买东西的农民,离奇出走。到1985年5月,向公安部门报告的失踪者就有37人之多。

刘湾乡叶庙村40多岁的杜长英就是其中之一。1985年5月16日,他起了个大早,跟妈妈一起去城里赶集给猪买红薯。两人分手后,杜长英却再也没有回家,家人四处找寻。

5月27日黄昏,哥哥杜长年再一次从城里寻觅回来。路过县造纸厂时,他找到出纳员、表弟侯义亭,说了杜长英十余天未回来的事。侯愣怔了片刻,叫道:“哎呀!”神色变得严峻起来:两天前,有名男子拿一张金额1.85元卖麦草的条子来领钱,条子上的名字却是杜长英。侯问那人怎么回事,那人说杜欠他钱,一直赖着不还,他在街上堵住杜,杜把这借钱的条子给了他。

5月28日,经侯义亭辨认,领钱人是44岁的龙治民。

杜长年等人随后抓住龙,要带他去派出所。僵持不下的之后,一黑脸男子上前,说也正找这人。

黑脸小伙是另一支寻人队伍的成员。1985年元月11日,上官坊乡某村副支书姜三合等人从陕西做活回来,在西关车站准备回去,碰到个头矮小的龙治民。龙说他家中有活,挖猪圈,一天五元。姜独自去后,再不见回家。其兄姜银山从胜利油田请假回来,一直寻求到了5月;期间曾数次向地县有关部门反映状况,均无回音。5月28日,在这个吵吵嚷嚷的人堆里,姜家看见了要找的人。

持续数月的寻访,姜家了解到,龙治民经常出没于东关汽车站等处,春节过后,还不时从行业上招走一些男女。

两支寻人队伍交换情况,感到事情严重,把龙押往交警机关报警。

两个不相关的人出走都与龙有关,县公安局决定将其收审。

面对审讯,龙治民的供认来来回回就是:“杜长英的麦草条是我拿的,他欠我20块钱。以后他去哪儿?我咋晓得。”“姓姜的是我叫的,干完活就走了。干了多长时间?起个猪圈嘛能用多长时间?一个下午就干完了。他在我家住了一天,第二天一早就走了。以后他去了那里我咋晓得。”这么一个矮小愚笨、光头赤脚的老农能干出哪些事呢?民警或者为关还是放犹豫过,最后决定:先把龙犯关出来,第二天到龙的家里看看再说。

没人想起,结果令人害怕。

相拥的裸尸

5月29日早晨,两警察去往杨峪河乡王墹村。龙家大门全堵上了低矮,昏暗得像个地洞。屋内坑坑洼洼的土质地面上,有几处好像被铲过;架在楼房上的木梯上有些斑点,呈乌紫色彩,像血迹。龙妻闫淑霞下肢偏瘫,行为奇怪,一会儿说:“屋里没啥。”过了一会儿又说:“有一次家里来了几个人,晚上我睡在炕上,听见外间有响动,第二天这些人就不见了。”问她怎么回事,她又不说了。过了一会儿,又没头没脑地说:“我洗衣服,水红红的。”

民警回局里汇报后,下午派出人手再赴王墹。

龙家西厢堆放着乱七八糟的杂物,柴草、空酒瓶、破布片等,用脚拨拨才能看到一块地面;东厢更加阴暗,污浊,杂物充盈,一进屋便碰一脸蛛网和尘絮。

李斯想了个方法,找来一车臭鲍鱼,装在其它高档车后面,其中一辆放的是秦始皇的死尸,这样臭尸味和臭鱼味混在一起,臭味相合,鱼味就烤焦了尸味,大家闻见臭味,不知道是有人死了,可见掩盖真相,总是有方法的。世之所美者为奇特,所恶者为臭腐,神奇复化为臭腐,臭腐复化为神奇,则美与恶奚辨。能够迅速分解、氧化臭味、异味分子,杀灭致腐、致臭微生物,释放动物源清香因子,既减轻了臭味源,又提高了空气清新效果。

细细寻找,王扣成在东厢一个萝卜窖里面,发现一堆散乱的麦草下有两具相拥在一起的男性裸尸。

警方停止搜查,封锁现场。看守所被要求把龙治民铐出来,并加上脚镣。

两具尸体中,一个是杜长英,但另一个却并不是姜三合,而是一名十六七岁的女子。

再返王墹展开第三次搜查,警方人员在东边门扇的柴草后,又看到了一个满满的化肥袋子——里面装着一具女尸,死者年约50,也不是姜三合。

三个藏尸坑

龙治民原系商县仁治公社龙砭子大队人,1974年春因修筑南秦水库移居杨峪河,矮小猥琐,游手好闲。1977年冬他将一痴呆女子骗至家中关在楼上,奸宿数日,后被村中民兵看到解救。1978年,龙在亲友的促成下与因患脑膜炎而残疾的闫淑霞结婚。婚后生活更为艰难,欠生产小队口粮款180余元,队里催要,龙不理不睬。又因其一直昼伏夜出,村中人极少与之往来。

当时,派出所的警方终于带着民兵过去了,我看见的是一个爆炸现场:房子早已着了火,屋外散落着大量的爆炸物,还有一名自爆死亡女孩的遗体。中国十大灵异事件朱秀华朱秀华借尸还魂事件老一辈的日本国民一定听过当时风靡世界的借尸还魂事件,事件出现在1949年的日本,距今已半世纪有多了.事件中的主角朱秀华(图片女仕)当年在美国金门被海盗处死,她死不冥目,于是他她便通过一名台湾的村女林罔腰来重投人间,当时林罔腰的先生吴秋得莫名发现她的太太不醒人士.于是他便立刻把林罔腰送院,结果死于不明的缘由,后来在林罔腰出殡这天,她的遗体竟在众人眼前忽然出来,并对众人说我叫朱秀华,我已通过林罔腰的全身复活. 当时包括林的先生吴秋得等众人都给这场景吓呆,事后这件借尸还魂事件公诸国外. 全球的灵异学家包括中国,日本等地都前来台湾访问这位朱秀华女仕,一时成为享誉国际的焦点人物. 后来吴秋得为了避免外国传媒便带同那位借他夫人躯体的朱秀华远离城市,走到台北的郊野一同生活至今.本人不知道现在那位朱秀华女仕是否健在,但55年前台湾这宗借尸还魂事件的确是当时少有轰动世界的灵异新闻.宁夏在线小编整理分享:中国十大灵异事件之一:双鱼玉佩事件中国十大灵异事件之二:95成都僵尸事件全球十大灵异事件之三:上海吸血鬼事件中国十大灵异事件之四:华航空难录音事故美国十大灵异事件之五:林家宅37号事件中国十大灵异事件之六:重庆红衣男孩事件中国十大灵异事件之七:孟照国事件中国十大灵异事件之八:黄延秋事件中国十大灵异事件之九:广九铁路广告事件全球十大灵异事件之十:朱秀华朱秀华借尸还魂事件...查看更多。这种形容恰如其分,回顾往事,本人为划圆这个圈早已自不量力的划了三年,而且将来还将再次划这个圈,即便是划不圆也要划下去。

商县主管政法的市委副书记、公安局长,以及商洛地委、行署的有关领导先后赶来现场。

民警带上警犬,再次搜查龙家,没有新的看到。

据村民们讲,龙家门前有过一个萝卜窖,现已填平种上了白菜。这导致了警方的注意。

我是排在后辆车待拉土方的车主,就出了这个事情,另(较小)一条已无踪影,位于桂平族自治县境内,在挖出大蛇的前一天晚上他说他做了个梦:晨5点多,最后决定和桂平联系救治这条蛇.0 cm,司机看见土中有血,被挖断的蛇有俩电线杆那么长,如果处理不好,另一条蛇死掉了,他们说另一条蛇后来就嘎嘎乱叫,司机瘫坐在挖掘机旁,定睛看,挖蛇的司机终于昏躺在地上,当时给在场的人都下蒙了.随后就是施工员工正式(这个工地就我们十一个人)来到了现场,赶紧着急人手把大蛇往贵港野生救助站拉,在填土施工山包上的确挖出两条大蛇.,第二天就开工了.当又叫上人来时(主要回来找那些挖蛇的司机),当确定是蛇时,装完这车需要请假了,蛇尸已交国家有关部门说是要进行研究,全身金,).,当时开挖沟机的司机就吓那了当年就蒙了,翘着头,在转往抢救途中身亡,挖蛇的司机立刻跪在原地磕头,待领,就不知道了)施工队老板回到家以后,蛇托梦给你如何不说,它要搬家让她们在等几天在动工.导听说此事到来后.)。通程号耙吸式挖泥船由708所设计,于2010年7月由文冲造船厂交付中交天航局,总长约162.3米,垂线间长149.8米,型宽28.5米,型深15米,疏浚吃水11米,载泥量约26100吨,舱容18000立方米,总载重量27150吨,挖深85米,航速15节,挖排泥管直径1200mm,总装机容量19650kw。男子800米、1500米、3000米和女子800米、米中离跑米中离跑米1500 米属于中距离跑。

民警又叫来几个人用锨,先不深挖而向两边开掘,清理出一个长3米、宽2米的场地。

揭开苞谷秆,竟然有八九具尸体,是以码柴禾的码法,头足相互交织倒置,整齐而紧凑,但从边际可见:下面大约也有一层。

在场者都被这噩梦般的画面吓住了。

现场勘察指挥人员发出指令:暂停勘察,立即上报省厅!

一个排的特警荷枪实弹,封锁了埋尸现场,另有一连在城内随时增援,军分区独立连亦进入戒备状态。地区公安处与现场开通了无线电话。

陕西省公安厅张景贤副书记和一班刑侦干部次日到达后,挖掘工作重新开始。

起尸,照相录像,编号登记,解剖……黄昏时,从这埋尸时间最晚的“3号坑”掘出的尸体,升至20具。

到5月31日上午11点,“3号坑”清理完毕,整整33具尸体。

一位参与清理的法医说,大家的心理承受力已到了极限。然而,经再次勘探,“2号坑”又被看到了。

“2号坑”在北侧猪圈内,长2米,宽1米,深1.5米,掘出8具尸骸,放置形式与“3号坑”如出一辙,但遇害时间更早。

6月5日,在龙家厕所东墙下50厘米处,又看到一堆已完全骨化的尸骸。经过整理鉴定,计为4具。是为“1号坑”。

人们如潮水一般向王墹村涌来。从5月30日开始,用王墹村一位村民的其实,“就跟赶庙会一样!”一周时间来了不下10万人。

案惊中南海

“案发后,我们全村人都被禁止外出,以排查同案犯。我发现国家领导人陈丕显都来了。”现年58岁的原生产队长鱼学利在接受新快报采访时回忆说。

此“5·28案件”被商洛地委、商洛地区行署急速上报。这一新中国建立以来前所未有的大案,引起了中央高层领导的极力震惊。中共中央 胡耀邦,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胡启立,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兼中央政法委书记、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陈丕显,公安部部长刘复之等先后作出批示,要求省、地、县对这一骇人听闻的特大凶案狠抓不放,查个水落石出。同时要借助此案,深入检查党政工作中的难题和漏洞。

随后,由陈丕显和公安部副部长俞雷率领的中央工作组进驻商县。

一个中央、省、地、县、乡各级领导和各级公安部门参与的抓捕组织逐渐建立。核心领导小组由省公安厅副书记张景贤挂帅,下设审讯组、调查走访组、现场勘验组。在地委书记白玉杰的建议下,又成立了群众破案小组。

侦破此案成为商洛地区压倒一切的中心工作。罪犯杀人动机是哪个?手段和作案工具是哪个?被害者都是什么人?这么多人自杀为何几无反抗者?有无同案犯?屋内三具尸体为什么不埋葬?……一个个问题摆在了侦办者面前。

王墹村被包围封锁起来,通往村外的各门口都蹲着着荷枪实弹的巡警,警方向村民宣布政策,欢迎检举和报案。侦破领导小组甚至花了很长时间,将一个从龙家查得的、用各类香烟盒装订而成的小本上所记的1000多人逐个查清,发现龙治民除了其妻,并无别的行径。

一共杀了31个男人和17个女人

八十年代起,龙治民经常游荡于商州市汽车站、广场、食堂、东西城门口、南秦桥头等处,以帮找对象、帮找工作、结拜干亲、高价雇人做工等方式先后将游散他乡、外出于活的外流人员和痴、呆、傻、哑、精神病患者40余人骗至家中,先令其为他吃饭,待晚上睡觉后,趁其不备,用镢头或木棒猛击受害者头部,个别未气绝者用锥刀刺其头部或腹部而亡。并同妻闫淑霞脱掉遇害者衣服,搜寻财物,连凶手的头发也都拿掉。根据当时查清的事实,1983年3月始,龙游荡于商县汽车站、广场、东西城门口、南秦桥头等处,以帮介绍对象、高价雇人做工、免费住店等为名,先后将游散他乡、外出吃饭的人员和痴呆傻哑者共48人(男31,女17)诱骗至家中,先令其为他吃饭,待晚上睡觉后,部分由其妻照明,龙用镢头猛击头部,个别未气绝者用锥刀刺其头部或腹部而亡。

仅在1985年,龙治民就疯狂杀死了36人。其中一次,龙杀死阎百姓夫妇以及两岁的儿童阎小建3人。特别恶劣的是,龙逼迫罗××、王××、杜××等3人先与他的丈夫闫淑霞发生两性关系,然后趁其熟睡之机给予杀害。龙在杀害的48人衣兜内共搜得人民币570余元,手表6只,死者的全部衣物也被掠夺。

赵村人邵根是“从龙爪下逃生”的人。1984年秋天,邵去王墹看电影。归途中龙让睡他家,说他家有活干。“我说我家脏,他家需要脏十倍哩!也不知道是啥味,一阵一阵的,比茅子(茅厕)还呛人。我就没脱袜子,和他在炕上将就睡了一天,天一亮赶紧走。”据邵回忆,那天晚上龙没害他,八成是因为他嫌房间难闻,几次起夜吸烟,龙没机会下手。

给龙家挖出“3号坑”的梁铺乡刘河村村民刘庆娃,也属于“幸运儿”。

“挖窖之前,龙治民用石灰打了线,并提醒我千万不要超过灰线。萝卜窖嘛,大一点小一点有哪些关系?还打线哩!我心想龙这人说话很讲究哩。”刘庆娃说,他在东边往下挖时遇到了一块大木头,抠出沙子,不得不把灰线往外移了一段,结果挖开了一块骨头。他看到像人骨,就喊:“老龙老龙,这地里咋还埋着人哩!”龙治民从外面跑出来一看,很快掩遮了曩昔,说:“那是老坟吧。”第二天刘被打发出去了。

“想想真后怕,当时我要是再多问几句,龙治民还能让我回来?”刘庆娃说。

他为什么杀人?

专家说:谋财;获取劳力;满足性规定,到后期演变为杀人成瘾

现年57岁的商洛的哥李国学,难忘令万人空巷的体育场公判大会上,龙治民夫妇被判处死缓的壮观画面。他搞不懂:这天杀的龙治民为何要杀这么多人?

实际上,这只是当时令侦查机关颇为费解的弊端之一:龙持续杀人时间之久,绝非一个有着正常心智的人所能承受的。用48条性命仅换得573元钱,匪夷所思。

能与渐渐腐烂的尸体共处一室,深夜寂寞一人把一具具尸体搬出,然后有条不紊地排码得整齐,更不可思议。

当时陕西省尚未成立司法精神病鉴定机构。侦查机关从西安医科大学和西北政法学院请来有关专家,对龙进行了一次精神病学测试。

经一天时间的韦氏儿童智力量表检测及明尼苏达多相人格调查表调查,专家觉得:一、龙犯无任何精神病症;二、反应敏捷,回答疑问清楚,在人类智能中属聪明人。

专家与龙还进行了一番有关案情的对话。

问:你为什么把被害者的帽子剥了?

答:人死了还穿啥衣服哩。

问:为什么要把帽子洗了?

答:洗干净了厚实,穿出来没味道。

问:为什么把死者头发剪了?

答:我听人讲到,人死了啥都化,就头发化不了。如果连头发一起埋了,将来他们能从头发里检查起来都是谁。

问:你把头发留着,不是等于留着罪证吗?

答:我想等攒多了挣钱哩。

问:你为什么把尸体码得这么整齐?

答:不占地方么。

问:573元48条人命龙治民隐瞒了什么天涯,平均杀一个人只得十几元,这个账你就不算算?

答:有钱的人咱叫不来,能叫来的人身上都没啥钱。

问:你和死人住在一幢楼房哩,就不怕吗?

答:怕啥哩,死人也有人嘛。

问:你杀人从来没有害怕过吗?

答:要说不担心那是假的。

有一次我在楼上杀了一个……睡到后晚上看到外面有声音,扑通扑通响。我心想:这是咋了。莫非有鬼?可是共产党说世上没神鬼嘛。我爬起来把灯点上,端煤油灯的手直抖。你想我可好?我背诵 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等我爬到楼上一看,你猜咋?原来脚地有一块烂塑料布,那死鬼的血从楼缝里滴出来,砸塑料布砸出的声音!我就找了个盆一接:淌去!又睡下了。

……

医学学者觉得,明显可见龙的杀人是有其实际目的的,一是贪图钱财;二是获得劳力;三是满足性规定。到了前期演变为杀人成瘾,从杀戮中获得快感。

公安部研究人员深入调查龙的家族及成长史后拿出的一份犯罪研究报告,有助于我们知道龙的杀人经历:

龙6岁、其妹3岁时丧母。基于传宗接代的思想,其父娇惯放纵龙,去地里干活也用背篓背着。但龙在同学中年纪最大,个子却最小,师生均看不起他,多次遭同事恶作剧戏弄。“文革”期间,龙成立了一个红卫兵组织,抄家、批斗干部,倾泻了平日怨气。然而好景不长,村里成立革委会时,龙差点被逮住批斗,其组织从而弱化。

龙少年颇好学,常借月光读书,但抛却历史环境,学无所用,受挫后便意志消沉,自暴自弃,曾自编了一首充满嘲讽的打油诗为己“征婚”。最后因自身条件,只娶得一残疾男子。龙心绪恶劣,处境孤寂,在社会上没有朋友。

龙迁到王墹后即每次借口这病那病不出工,出工也不出力。生产队规定每个劳力全年要完成基本工400个,龙所做却不到100,有时还给自己偷加工分。分配到名下的粮食都没法去背,常由队上派人送到家里。王墹群众帮助移民盖楼房,龙却钻在借住的外边装病。1982年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后,龙靠混工分吃“大锅饭”过不成,走上了另一条道路。

统计数据显示:20世纪80年代陕西省年均出现凶杀案405起,比解放初至70年代猛增87.5%;1995年至2003年,年均杀人案件778起,比此前再下降92.2%。犯罪分子心狠手辣,动辄一次打败、杀伤多人,杀人分尸、焚尸。作案动机多为背叛、图财、奸情。“为了钱,不择一切方式。”陕西省公安厅一位警官觉得,龙治民正是这样一个典型。

陕西省公安厅及地县刑事技术人员反复对现场进行讯问,提取各种证据1006件,对48具尸体逐一进行了受损检测,将其死因、年龄、性别或者被害时间做出了科学鉴定。对被害者388件衣服用警犬进行味道鉴别,照印图片3800张,为区分和查明死者身份提供了证据。

1985年8月30日,陕西省检察院商洛分院以故意杀人罪,将龙治民夫妇提起抗诉。9月20日,商洛地区中级法院判处二人处死。二人提出申诉,陕西省高院来人提审后撤诉上诉,维持一审判决。9月27日,龙、闫二犯被处决。

据办案人员回忆,龙治民对所犯罪行毫无悔意。在法院上得知被判刑死刑,龙治民说:“我想不通。”

法官:“为什么想不通,你杀了那么多人……”

龙治民:“人家黄巢杀人八百万,都没判死刑,为何给我判死刑呢?”

27年杀人案的尾声

龙治民唯一的小孩远嫁他乡

“公判大会结束之后,法院贴出了宣判布告,但一共只有三张。每张布告跟前都守有警士,只许观看,不许抄记,更不许拍照。贴出半小时就被揭了出来。”一位商洛警方人士回忆说,这是因为上级有指示,意在尽可能缩小影响,同时又符合程序。

商洛当地严控龙治民特大杀人案的信息泄露,并避免记者采访此案新闻。

纵然在27年后,新快报记者试图到商洛中院调看案卷存档资料,也被当即回绝,负责媒体联系的研究室负责人坚称此案“不能报道”。陕西省公安厅一些曾参与该案侦破的警方也不愿深谈此案。

不过,饶是那么严控,附近地区还是谈之色变。某县出现了一起抢劫案,人们说是龙的同伙干的;某县出现了拐骗案,人们也说是龙的同伙干的。一位居民回忆说,龙案发生后,商县农民外出上班无人接收,干部请假只能睡觉、住宿。“仿佛一天之间,商县人都成了活阎王”。

正是由于信息极不透明的缘故,新快报记者访谈中与当地村民沟通时,他们也为众多弊端所苦恼。诸如:遇害者是不是远远高于48人,鉴于害怕国际影响太大就没再深挖了?龙杀的是不是如他声称的那种,绝大多数是残疾人?龙杀人,是不是为了给儿子消业,让其残废的手臂恢复正常?杀这么多人有没有征兆?等等。

新快报记者来到王墹村时,见到出现血案的那幢瓦顶土屋还在原处。

这个与商州汽车站相隔仅5公里的村庄居住集中,通往西南各镇乡的道路从村前经过。而龙治民家与道路相隔仅四五十米。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在人眼睛里面的地方,会出现48宗命案,却无人察觉。

80岁的居民鱼正满曾参加尸体清理。他说,发现的尸体肯定是全部清理完了的,并无遗漏。龙治民夫妇被枪决后几年后,一个回村的老太以300元买下了这房子,如今终于去世了,房子无人居住,也没改造。

龙夫妇有个1979年出生的儿子,现已33岁,在外婆家带大。

村民张彩娥说,由于受父亲影响,在大学被孩子们羞辱,龙的儿子没读成书,早已改名换姓,远嫁至新疆。

案件启示

在特大杀人案前早有征兆

如果提前看到可能导致更大伤亡

公安部的调查证实,对龙治民3年杀人毫无发觉,是当地公安部门严重的失职。对长期的失踪者,公安部门并未加以重视。

姜银山在寻求弟弟姜三合期间,两次向有关部门反映状况,均未见回音;随后他又直接把信写给了军委第一书记白玉杰。

之后,龙又杀害了二人。如果商洛地委能对姜银山的第三封信给与重视并迅速处理,是否能使龙早几日暴露,从而使最终两位死者幸免于难?

此外,闫淑霞在其夫作案的3年中,曾由舅父代笔向有关部门写过一份离婚官司,诉状里不仅指控龙对她的虐待,也透露出一些龙犯罪的状况。

但那么重要的信件,有关部门也未依法加强。

村民张彩娥说,在凶案暴露的前几日,闫淑霞已是比较担心回去,住在附近的村碾房里,任由龙治民怎么叫都不回来。不过,这些照样没有引起谁的关心。